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玩美族分享:医院院长,2021年度高危职业

      10月11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详细披露了广西来宾最大的公立医院——市人民医院腐败窝案串案,两任院长落马,76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。

       

      据报道,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在2003年到2018年期间,在药品、医疗耗材、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采购过程中,先后收受财物共计1810.6万元,另有939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。

       

      因犯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周方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,并处罚金400万元。

       

      周方案并非个例。按照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今年9月初的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各地医院已有50名院长、书记因违纪违法问题纷纷被查落马,其中三甲医院落马院长、书记就占有25名。

       

      被查处的党员干部普遍存在“靠医吃医”问题,他们往往利用职务便利,在医疗设备、药品、耗材采购等方面谋取利益,严重违规违纪甚至涉嫌职务犯罪。

      医院院长被绑架牵出腐败窝案

      76人被处分

     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,不久前,来宾市医疗卫生系统发生了一起腐败窝案串案——当地最大的公立医院来宾市人民医院前后两任院长周方、杨文彬接连落马,当地医疗卫生系统76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。

       

      而牵出这一黑色利益链的关键性线索,竟然是一起绑架案,被绑架的正是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。

       

      据悉,2017年2月,三名劫匪为谋取财物,将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周方绑架至山洞,逼迫其“交代问题”。在劫匪威逼下,心虚的他写下了一份包含其违纪违法事实的“交代材料”。

      判决书显示,主导该绑架案的是曾任来宾市卫计委主任科员的韦树峰。他怀疑周方受贿,想趁机“黑吃黑”捞一笔。

      玩美族分享:医院院长,2021年度高危职业
      韦树峰等3人受审
      2017年正月二十,周方在家门口被韦树峰及两名同伙强行拖进越野车,押到一个山洞。他们以吊挂、殴打相威胁,胁迫要50万元,后改为10万元。为防止周方报案,他们逼迫其承认受贿事实,并写下字据。
       
      拿到钱后,他们开车将周方带到市郊释放。2018年3月,3人因犯抢劫罪被判刑,其中韦树峰获刑12年,并被处罚金4万元。
       
      虽然案发后周方的“材料”被劫匪销毁,却成为来宾市纪委监委掌握周方受贿证据的关键线索。
       
      绑架案宣判当月,来宾市监委宣布周方落马。次年5月,因受贿1800余万、另有900多万来源不明,其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半。

      玩美族分享:医院院长,2021年度高危职业
      周方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
      调查初期,工作人员并未在周方的银行存款账面上发现异常。原来,周方将收受的绝大部分财物分别以现金、银行卡等保管在5人处,其中有3人为医疗器械商。
       
      审查调查发现,周方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,主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在药品、医疗耗材、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采购过程中。
       
      医疗器械商晏某是为周方保管涉案财物的商人之一。从送烟送酒送钱,到为周方儿子处处打点,晏某费尽心思投其所好、长期经营,深得周方的信任。
       
      2005年至2011年,周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晏某所在的医疗器械公司销售耗材、小型设备提供帮助。晏某按照结算款10%-20%的比例多次送给周方共计180万元。
       
      几乎在同一时期,医疗器械商李某、龙某、伍某等人都按成交价的10%,分别送给周方134万元、188万元、363万元。
       
      据周方说,尽管来宾市人民医院在医疗设备招标采购方面存在相关规章制度,却形同虚设。

      玩美族分享:医院院长,2021年度高危职业

      来宾市采购管理制度

      每次招标前,周方都会向关系密切的商人暗中“通报”设备参数、预算价格等信息,并要求相关科室按照这些商人代理厂家的设备参数“量身定做”采购标准,隐形决定中标供货商,再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。
       
      明招暗定的做法,使医疗设备采购公开招标变成“走过场”。为使这些医疗设备顺利中标进入医院,代理商行贿时通常是“院长拿大头,科长拿小头”。
       
      在周方的影响下,来宾市人民医院部分领导干部甘于被“围猎”,把手中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“收割机”——
       
      原副院长徐某某甚至在周方被市纪委监委留置的当天,仍收受他人贿赂5万元,12天后继续收受贿赂15万元。
       
      2019年,后任院长杨文彬被查,直言“当时我做副院长,他做院长,根本不给我什么机会,我明知道他拿这些钱,到我时为什么不拿?”
       
      最终,周方一案的查处牵出数案,涉及几十人。截至目前,来宾市纪委监委共查办周方系列案违纪违法人员40余人,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。
       
      各地医疗腐败案被曝光
      院长成“高危职业”
       
      医疗领域的腐败问题是中纪委2021年的工作任务重点之一。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今年4月27日,国家卫健委下属机构医政医管局官网发布了《2021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》,针对医疗领域违法违纪行为的整顿,加大了力度。
      重拳之下,一批医院负责人落马,他们背后的贪腐行径被曝光。
       
      9月7日,江西省纪委省监委官网公布,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熊汉鹏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,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       
      高压下,有的院长主动投案。
      今年8月,云南省文山州纪检监察官网“清廉文山”发布消息,丘北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李会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已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       
      有的医院,书记、院长双双落马。
      今年4月,湖南省怀化市纪委监委通报,怀化市中医院党委书记王岳欣、院长张绪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正在接受调查。
       
      还有的夫妻于同一天落马,而两人分别担任当地知名大三甲医院负责人。
      5 月 24 日下午,安徽纪检监察网连续发布两个消息:安徽省儿童医院党委委员、副院长倪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    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安徽省立医院)党委委员、副院长董辉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      安徽省立医院和安徽省儿童医院均为安徽省知名大三甲医院。
      从之前的公开资料显示,董辉军和倪虹是夫妻,也是大学同学。
       
      健康时报9月9日所做的不完全统计显示,今年以来,各地医院已有50名院长、书记因违纪违法问题纷纷被查落马,其中三甲医院落马院长、书记就占有25名。
       
      医疗反腐进行中
      勿让公开招标等沦为权利寻租的“遮羞布”
       
      近年来,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密集通报一批医疗领域腐败典型案例,释放出严厉惩治医疗领域腐败问题的鲜明信号。
       
      今年4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登的评论文章《医疗设备采购暗箱操作,医药代表行贿花样翻新…合力纠治医疗腐败》,明确阐述了医疗领域腐败的危害和反腐的难度。
       
      评论认为:医疗卫生系统专业性强,特别是一些医院的“关键少数”在其领域深耕多年,既是行政领导又是权威专家,集决策权和话语权于一身,容易形成个人势力、小圈子,缺乏监督。剖析近期查处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例,尽管一些医院实行了阳光采购政策,但信息公开力度不够,医疗器械、设备等采购操作权和决定权仍掌握在少数人手中,外部监督乏力,收受回扣、暗箱操作时有发生,通过“明招暗定”等让公开招标采购沦为形式,变成权力寻租的“遮羞布”。
       
      2021年,医疗反腐覆盖面将继续扩大。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7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